Win Your Deposit Back

记得在英求学的日子里,住在学校的独栋宿舍,4个男生4个女生share一栋小楼,男生住楼下,女生住楼上,每人一个小房间,像个小家庭。入住前需要交200英镑的押金,在没有损坏家具和设施的情况下才能得到100%的押金返还,但是这100%是以8个人为单位的,就是说,如果有人损坏了公共设施,自己也拿不到100%的押金,所以遇到好的舍友,返还押金就有保障了。其实没那么简单......

我的室友里有两个“老乡“一个重庆的美女,和一位广东的嬉皮。其余的室友都是土生土长的英国人,来自约克的帅哥,伦敦的胖子,和一个曼城的流氓。我的隔壁是个巴斯的神经病,对面是一个做爱狂人(她和男友一周7天,足不出户),大家都有病,不知道他们的眼里我是什么“病”。现在想起来蛮有趣的。

我们住进来的没多久,大家就在这不大的房子里任性的折腾起来,楼上有个温馨的小餐厅,大家除了做饭吃饭,偶尔也见面,聊聊天,不过大部分时间,这里很安静。曼城的流氓是个大厨,他做饭的调料就能摆满大半个橱柜,每次做饭都能搞得整个厨房像被扔了炸弹一样的凌乱,他却津津乐道自己艺术家般的厨艺。他的才华被巴斯的女精神病倍加欣赏,一个神经病想睡一个流氓,其实还是挺有趣的。他们之间有趣的事恕我慢慢回忆,这里有些偏题。

我们的小屋里有个精灵,她时常定期的把厨房,卫生间,浴室,浴缸打扫的一尘不染,东西规整的仅仅有条。我一直感激她,却一直猜不到是谁。首先,不是我,我的觉悟那时还没那么高,其次也不是另外两位国人,一个喜欢宅,一个疯狂打工赚钱。我的好奇心一直没让我亲眼看到这位天使,直到后来......

看到一个背影,是做爱狂人,和她的男友,其实我基本上没有和她们聊过,因为他们爱情的小屋永远是紧闭着,他们也基本不活动在公共区域里。事实上,我不讨厌他们,只是没有创造机会接触,也没勇气,能聊什么呢?呵呵

后来,发现巴斯女精神病也在细心打扫......

再后来,约克的帅哥,就连曼城流氓也做过默默地天使,感觉惭愧。

表面上的个性宣扬,本质里却对生活有自律,这不是炫耀,也不需要抱怨,与其定出条条规则约束他人,不如自觉做好自己分内,这也是种宣传。那时虽然不懂,但看在眼里应该也有感触。

最后离开的时候我们,小房子举行了一个小型的party,作为告别,也是最后的一次“造次”。我们的押金都100%的返还,而却据说,很少有人被扣掉。不管家境如何,是否有私人帮忙打理,来到这里和别人同住,大家都是一样的。小小的房子据说也有十多年了,除了样式,其余一切都维护的很好。

欧洲不乏一些古老的,建筑精美的小楼,但绝大部分都是被完整保存的,任何一座老建筑都留有很多人辛勤打理的的痕迹,看似小小的习惯,积累的不仅是财富,还有尊重。

vil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