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hole

对,我还记得那天是我的生日。我有好久不舒服了,没什么胃口。大姨妈没有按时来,让我有点慌乱,情绪不高的样子,被母亲看在眼里,忍不住追问,“是不是......”。

我很害怕,但也说不清楚,因为情绪上有些混乱,以至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母亲的疑问。去测测吧,这样就有答案了。

那天,是我的生日。安抚好乐乐,出门去了药房,在回来的路上,心情好矛盾,我不敢回家,我怕被家人追问。拿着试纸进了附近酒店的洗手间。

等待的时间很焦虑,内心隐隐存在侥幸。试纸上很快就显示出了结果,明显的两道。我一遍遍比对说明书和我手中的试纸,我最怕的结果,赤裸的摆在我的面前,“我怀孕了”。

这是我最可怕的记忆,也是我最黑暗的回忆。

一直期望着乐乐可能有个弟弟或妹妹,可是那个时候的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我和我丈夫已经很久不说话了。我们不说话好像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冷酷的沉默,一种对抗的惩罚。我们交流常常被阻塞,永远谈不到主要的问题上,永远在回避彼此最懦弱最自卑的一面。

这就是事实:我怀孕了,在乐乐不满2岁的那年,在我们仅有的几次同房,很不幸,我要面对一个生命,一个很可能要被抛弃的生命。

上帝有的时候是会用这种残忍的方式让我们成长,而这个时候我只想对生活竖起中指,狠狠地吐口口水在地上。

电话拨通了,他在那头不停的喂喂喂,我却说不出一句话。“我怀孕了,你知道就好” 随即挂掉电话,我害怕听到沉默,更我害怕听到任何反馈,这是个不被任何人祝福的孩子,而我........舍不得抛弃它。

可能上帝给了我祝福,让我有机会拥有两个美丽的孩子,而我却无力承受这么大的祝福。

我没有坚持,没有为它做任何斗争,没有坚强勇敢到接受有它以后的生活。

终究不能埋怨任何人,虽然知道,但还是不能就此放过自己,放过我们生活里最黑暗的这段记忆。那句可能是无心的“你活该”,印在我的脑海里,成为不能宽恕自己的毒药,从此混沌下去......

无影灯还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在无数个坠落的梦里......

谁都有黑暗的记忆,谁都有无可挽回的情节,静静地待在那里,期待有人理解我们的软弱,抚摸我们受伤的灵魂和不完美的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