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dish or Meish?

一个大约6年没见的朋友,感慨自己变老了,或许他是在感慨当年的心境和现在不同吧。那......是变老了么?

大部分的人一辈子都会用同一个名字。5岁, 25岁,和65岁的自己,这个“我”还是同一个“我”么?我们在15岁的时候,大约记得5岁的样子;在25岁的时候回忆15岁的自己;在65岁的时候,清晰的回顾自己人生的经历。我们认为自己始终是同一个独立生存的个体。是这样么?

从生物学角度来看,人体细胞更新周期一般为120-200天(神经组织细胞除外),大约每6-7年就要全部更换成新的细胞。(摘自百度)那么也就是说,从出生到死去的那天,我们的身体已经蜕变了很多次,皮肤,牙齿,骨骼等等,都发生了变化,那么还是同一个“我”么?

相貌,身材也会改变,那还是“我”么?

如果有一天没了头发,或者受了伤,断掉一条腿,还是“我”么?

当然是吧,我想。

那么就是说,身体上的改变,并没有改变“我”的本质,那人的本质Personal Identity是什么呢?

在一个极端的假设里,如果只能保存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你会选择哪里?大部分人会选择大脑。这里要提到小鱼妈妈,她曾经跟我讲,他们的同行做了一个实验,只保留大脑,这个“人”还存活了10年。感谢好邻居......(和女博后聊天需要勇气)。大脑是最接近我们真正身份的器官。现代医学已经能够观测大部分的大脑活动。

那么,大脑这个器官能代表我们的身份么?前段时间填一份表格,要求150字的“干货”介绍自己,除了姓名、性别、出生地,大概就只能提一下技能和学历。我忽然在想,如果有一天撞了脑袋,丢失了一些记忆,忘记了一些专业技能。再或者忘了门学了很久的外语,给听说读写造成很大困难,我还能是“我”么?我想老板可能会比较抓狂。那如果不是技能,是记忆呢?曾经的住址,初恋的对象,银行的密码,等等,我还是“我”么?再或者所有的记忆都丢失了呢?

忽然又想起了一部经典韩剧《我脑中的橡皮擦》。秀真得了阿兹海默氏症,记忆开始逐渐消退,就像被橡皮擦擦去一样,最终完全地失去了记忆,每天醒来,她都不认识身边的这个男人,甚至自己的孩子,哲洙用录影机帮她回放他们在一起的珍贵瞬间,让她试着了解自己的周遭和身边的人,每天晚上临睡前,秀真都会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陌生人。

如果记忆全失,如何来证明自己还是自己?

著名的英国哲学家John Locke定义人的身份,“Personal Identity is made of sameness of consciousness”。意识的同一性是关键。

意识,是个人直接经验的主观现象,表现为知、情、意三者的统一。狭义意识概念则指人们对外界和自身的觉察与关注程度。(摘自百度)

打个比方,一个人拥有所有的记忆,但对周遭事物的评价和感知发生了改变;另一个人丧失了所有记忆,但对身边的人,事,物都有着相同的反应。那么这两个人哪一个会更像同一个人呢?

大脑存储的记忆和技能,不过是感知和经历的积累,而真正定义我们身份的是我们对周遭事物的感知,而这部分感知绝大部分取决于意识,更深层的取决于潜意识。意识受遗传,环境,文化,等因素的影响,而潜意识里存在的更多说不清的力量,有人说那是灵魂。(这是另一个话题)

每个人的喜怒哀乐,都是意识和潜意识斗争的结果,通过价值观,倾向,和气质,这些外显的特征构成了我们常说的“性格”。更有趣的是,没有人的“性格”是完全相同的。

“你在想什么?” “此刻的感觉如何?” “怎样会感觉好一些?”

如果这才是我们真正关注的问题和分享的感受,那么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东西不能暂时放下呢?

如果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并不是全部,那么死亡的到来,就不只意味着终结。但这也无法消除我们对死亡的恐惧和对老去的恐慌,如果能让自己暂且放下对生命的焦虑,更多的去分享感受和寻找理解,或许能够得到一些安抚和平静。当有一天面对告别,灵魂深处,挚爱依然陪伴......

两万英尺的高空,阳光干净刺眼,云海和蓝天的交汇处,是目所能及的终点。在更深邃的太空里,某颗星球才是我们永远的"家",在那里遥望地球,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Love the world as much as the people around you ......

献给感叹自己一直变老的朋友......
献给卧床100天逐日康复的哥哥......
献给那些放不下已故亲人的朋友......
献给自己的信仰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