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火虫,飞~

我没想到会这么告别,也没打算掉眼泪,和朋友聚了,又散了,本来就是种常态。心心念念的团聚,团聚后久久的思念.......

本来也没认识小鱼妈妈多长时间,或者说刚认识她的时候觉得她好冷淡。

看到我心烦她会对我说:“烦个P呀~,这都不算事儿……好吧!”

她和我相差无几,却总有种经历大风大浪,玩世不恭的神态。

我们常坐在一起聊天,看着孩子们把屋子搞得天翻地覆,还要很投入的给他们的游戏友情客串。

我加班,可以放心的把孩子放在她家里,这位女博可比我忙多了......

最让我瞠目的是,她“教育”过我妈,跟她说:“阿姨,你这在闺女面前埋怨女婿,在女婿面前批评闺女,你这不是挑拨人家夫妻关系么?”

从那时开始,我有点感激她,只是遗憾没在场,没看到我妈尴尬的样子,那一定解恨透了。

我给儿子买了张很大的地图,铺在地上玩,她和女儿们细数地图上的城市,五大洲几乎都有他们的足迹,感叹之余,想问一句:“你们不是去梦游了吧~~~”

事实上不是,他们确实带着孩子们走过很多地方,不是去旅游,是为了生活,也为了经历……

他们曾经拒绝过斯坦福的offer,只为能陪伴在孤寡母亲的身边。

感叹机遇捉弄人的同时,也被他们的亲情感动,是的,读书为了什么?选择机遇?还是去理解什么才是更好的生活?

我们也常常聊起幼儿园里遇到的富豪太太们,那些砸重金送孩子们进国际学校的家长们……要励志,但不能盲目崇拜,毕竟……保姆之间的攀比现象太严重(话题转的很僵硬)

床头的玫瑰花,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小浪漫。暖暖的和女儿们窝在一起,是这个公寓里每天最温暖的片段。

乐乐有次在姐姐妹妹洗漱睡觉的时候赖着不走,我在幻想,十几年后会有多少小伙子们羡慕我们目睹过美女们沐浴的场面......

我喜欢她的孩子们,女孩子们可以和男孩子一样捍卫自己的玩具,绝不妥协,所有的需求大声讲出来,主动的道歉,很快原谅对方,不喜欢的一定要拒绝...... 这些就连大人们自己往往也是很难做到的。

我给乐乐看小鱼受伤的照片,他转身就跑出去按了电梯,我很惊讶孩子的反应,但也知道不让他半夜去“骚扰”姐姐,这个晚上我就别想安宁。孩子们的友谊和我们大人之间的一样,或者更单纯一些。

我确实很难体会小鱼妈妈的坚强和韧性,她那句:“这算个P”,确实有不小的震撼力。面对大部分神经紧张的母亲们,她总显得淡定。一个眼神望过去,孩子们就能收敛一些太过激动的情绪,这些功力她还没来得及传授给我,就开始收拾行囊了。

我们只想喝一杯,说不清是想暂时从“母亲”的角色里任性一回,还是想在这魔幻的帝都里,感受一次醉了的滋味。最终……还是成了遗憾。好吧,继续保持清醒,打起精神来。

小鱼妈妈又出发了,这次的下次是哪一站,她也没有定数,但却心里有数。 心安处是家,我想对他们一家四口加上奶奶已经早就回家了吧。

我会记住她给我的每一句忠告,一个在我最糟糕日子里出现的朋友,她的理解和支持让我对未来的日子不那么慌张......

当月光洒在了我的身上

我懒洋洋抖抖翅膀

露珠滑过我的肩膀

你说你最害怕在孤独里彷徨

我说不用慌张有我在身旁……

--《萤火虫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