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a Moment

听到有人在谈论86年出生的人,今年都30了,对于接下来可能要展开的话题,我已然走神,感叹 “时间过得好快呀”……

而立之年该努力呢?还是认命呢?果断的研究起星座运势,可竟然没有人知道我准确的生辰。老爸细细的回放着每一帧我出生时的细节,细到我妈先吃的是口咸菜还是小米粥,也没准确回忆到我到底是40’出生的,还是50’出生的。

“没事干了,问这干嘛?” “不认命,算算去” “算完就认了?” “嗯,就死心了......”

算命的心情一点都没了,时间是绝对的么?如果不是,那命也不是,还算个P呀,管它天王星转到了水星的对面,还是土星在火星的直角上,它们的能量辐射到我的时候,我还没搞明白,自己是在地球上练倒立,还是被引力甩到了别的时区。

托着下巴,呆望窗外......

刹那间,一切都静止了。

醒了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下楼到厨房找点吃的。阳光透过窗子直射在餐桌上,温暖而安静,我裹着厚厚的睡衣表情木纳呆滞,打开冰箱的一煞那,无意识的往身后望去......这是间学生公寓,三层的小楼里,我住在最高处的一间,二楼是洗衣间和厨房,家具简洁,颜色单调。操作台上摆放着面包机和微波炉,干净整齐,水龙头在滴着水,这似乎是唯一能听到的声音……而我在两年后同样的场景里,恍然大悟,我来过这里,真实的忆起这里的每个细节,甚至刀叉摆放的方向。

这不梦……

陆续有人走进教室,有人埋头看书,有人在低声交谈,座椅不太整齐的摆放,黑板上的字迹模糊,像是数学公式,又像没写完的英文短语。阴沉的天气,加上深褐色的桌椅,让这里的气氛变得沉闷压抑。我低头对着模考的卷子发愣……

我在这里已经复读4年了,始终也没能改写我没有考上重点的命运,我的同学已经大学毕业,可我还愚蠢的在这里坚持,以为这是我唯一的出路,和唯一能改写历史的机遇。时间再一次静止......这是无意义的尝试?还是注定无法改变的历史?一次次的回到这里是否印证了,现实中的我一样的固执。

这不只是梦……

忽然间,房子在晃动,不像地震那般剧烈,更像是在飘荡,整栋楼一半浸泡在洪水里,一半岌岌可危将要被淹没,目所能及的地方昏黄一片,寒冷的阴霾里,狂风一次次袭来,阳台上的窗户被敲打的破碎不堪,灾难考验着我对恐惧最后一丝的忍耐……

我会死么?那谁来结束这个梦?

周末驱车到郊外,误打误撞的来到一片世外桃源,这里的山谷隐蔽又安静,溪水汇集成潭,清澈见底。靠近水边的石头上还长着青苔,山石的缝隙里点缀着小野花,错落有致的排列着。阳光在树叶和树枝的缝隙里穿过,明亮却不刺眼。溪水潺潺,隐隐能看到升腾起来的雾气,让人有种误入仙境的感慨。一路嬉戏,来到溪水的终点,那是一块巨大的岩石。岩石的下面是悬崖,溪水从这里落下没了尽头,悬崖下是一望无尽的平原,远远的村庄,炊烟升起,农田整齐排列成几何图案,深浅交替。我站在岩石上,愣住了......

如果眼前是虚幻的?那路过的景色是否也真实?

我可以飞,当我给一个孩子“捡”氢气球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特殊的技能。在你冲我发火的时候,可以轻松逃脱。可以低空飞过躲避拥堵,可以高空飞过逃避追捕。想怎么飞怎么飞,没有航线,没有方位,自在得很。只是不能让太多人发现,因为我还没打算去解救危难,冒充超人附身。只是想从另一个角度窥探一下地球上的生活,满足一下好奇心。

……

起床了,刷牙、洗脸、抹香香准备送娃上学。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楞住了......

栈桥上远远的一个美丽背影慢慢靠近,纤细的腰肢,性感的丰臀,飘逸的长发,轻盈稳健的步伐,笑声清脆爽朗,回眸间从容的微笑,淡化了所有岁月留下的痕迹,她专注凝望着挽在她臂弯里的那双眼睛,在那双眼睛里有她的爱人......

“麻麻,你又在暂停么?快点呀,电梯来了!!”

----------后记----------

年龄到底能代表什么呢?阅历?资历?还是经历?如果从来没有感知过真实的自己呢?就算活到100岁又能怎么样呢?

生活里最宝贵的是经验,在有限的时空里,在每次的亲身体验中,我们存在在我们可能存在的一切状态里,梦境虽然虚幻,但感受却很真实……每一次超越自己的尝试,都体验着极致。这些机会一次次的唤醒着我们最深的记忆……“原来,我就是你”。

When you lay down, close of your eyes, to feel something beauty, something comfort, something relaxing, something warm, something you truly touched before, every moment of your life are completely worthy it.

写在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