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a Moment

听到有人在谈论86年出生的人,今年都30了,对于接下来可能要展开的话题,我已然走神,感叹 “时间过得好快呀”…… 而立之年该努力呢?还是认命呢?果断的研究起星座运势,可竟然没有人知道我准确的生辰。老爸细细的回放着每一帧我出生时的细节,细到我妈先吃的是口咸菜还是小米粥,也没准确回忆到我到底是40’出生的,还是50’出生的。 “没事干了,问这干嘛?” “不认命,算算去” “算完就认了?” “嗯,就死心了......” 算命的心情一点都没了,时间是绝对的么?如果不是, »

能量守恒

一位希腊的星象学家用能量的理论解读两性关系,给了我一些启示。 “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会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其它物体”。—能量守恒大定律 远古人们拜日,研究星象规律,很早就能分辨行星和恒星的区别。人们发现所有的人类活动都和天体的运动有着密切的关系。时间,昼夜,四季交替,潮汐、气象变幻……对这些现象的研究成为基础的自然科学。人类用智慧去理解大自然,也产生了自己的文明。 人类崇尚权利和力量,无论从哪个历史片段看去,我们都是价值利益的追逐者。暴力,财富和知识,这三者之间能量的转化和转移构成了整个社会。有人给了些有趣的举例: »

初 心

“It begins far earlier, when the idea of love is born, and more specifically the dream of a soulmate……” -- Alain De Botton "The Course of »

萤火虫,飞~

我没想到会这么告别,也没打算掉眼泪,和朋友聚了,又散了,本来就是种常态。心心念念的团聚,团聚后久久的思念....... 本来也没认识小鱼妈妈多长时间,或者说刚认识她的时候觉得她好冷淡。 看到我心烦她会对我说:“烦个P呀~,这都不算事儿……好吧!” 她和我相差无几,却总有种经历大风大浪,玩世不恭的神态。 我们常坐在一起聊天,看着孩子们把屋子搞得天翻地覆,还要很投入的给他们的游戏友情客串。 我加班,可以放心的把孩子放在她家里,这位女博可比我忙多了...... 最让我瞠目的是,她“教育”过我妈, »

”不喧哗,自有声“

基本上每个人脑海中都有一个声音,它构成了思想,像一种不发声的语言,我们可能不会常常留意到,甚至也不会和谁提起或讨论。这个声音有时在鼓励自己冲向目标...... “加油,接近了,接近了~~” 又或催促自己冷静下来...... “好了,好了,别瞎想,到最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但是,有的时候这个“声音”并不是那么耐撕......它会对自己说 “你简直糟糕透了~!”,或者“你就像个白痴,神经病~” 它会带一些惩罚性的羞辱,或者带给自己一些失败的恐慌。它并不代表我们最成熟的想法, »

我爱你,老爸

有没有人爱你是不计代价的?有没有人爱你是不求回报的?有没有人爱你是因为你就是你,而不是你的光环,角色,和成就?有没有人爱你即使你溃败的像个loser,人渣?有没有人爱你即使你告诉了他你内心所有的恐惧和不安?有没有人明明很爱你,却只在远远地旁观不敢打扰?....... 我有,那人是我爸。 他用他的方式爱着我,很安静的爱着...... 他每天早上叫我起床,只是先叫几声,让我有起床的意识,然后做完早饭,再把我叫醒。他的这个习惯连我们老师都知道。 小时候的事情我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他总是睡得好晚,台灯下总是匆匆的记录着什么。他的书架也总是满满当当,塞着的破纸片, »